天全县委宣传部 天全县文明办 主办

期待乡村春晚成为乡村新年俗

  春节临近,家住辽宁省朝阳县长在乡哈拉贵村的村医许景礼也忙活了起来,刚刚三十出头的他不仅是卫生室的一名普通村医,更是村里业余评剧团的导演和编剧,眼前他需要筹备的,就是今年春节前村里要举办的农民春晚。现在的哈拉贵村,村民们打麻将、玩扑克的少了,窝在家里玩电脑看电视的也少了,邻里之间的争吵减少了,勤劳致富、帮助他人、孝顺父母的增多了。“如果能够通过我们的努力,让村民都参与到文化活动中,让乡亲们在其中得到快乐,感受到幸福,我的努力和付出也算没白费。”(1月29日《人民日报》)

  “草根儿的春晚,乡亲们的大联欢”——看到村医许景礼为村里的春晚忙里忙外,笔者脑海里迅即想起以前上映过的一部电影《越来越好之村晚》,村里打算办一场春节晚会来欢庆新年到来,那些在外打工的人们闻之怀着合家团圆的心情,纷纷从外地赶回来,于是围绕小村的春晚,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忍俊不禁的事情。在大众传播介质越来越丰富的当下,“乡村春晚”早已是一个公众耳熟能详的词汇了。

  乡村春晚节目大多由农民自编自导自演,群众参与率高,而成为乡村独特的文化景象,甚至成为乡愁记忆的活化石,不仅是对传统乡村美学的继承、接续和更新,而且通过这样的形式,丰富了乡村的公共文化供给,成为乡村“种文化”的例子。从深处讲,甚至可以说,乡村春晚已不单单是一种文化现象,更是目前实现乡村振兴非常重要的载体和强大的精神动力。

  就像新闻中所讲述的,哈拉贵村的小剧团成立于1949年,历经几代人的努力,才发展到今天的规模,其间因受到多元文化冲击,也曾陷入低谷。正是针对这种现象,许景礼主动请缨加入到这个小剧团,并在演出形式和内容上进行了创新。因许景礼等创作的小品等贴近群众,才引起了乡里乡亲的强烈共鸣,吸引了更多群众参与其间,真正让他们“动了起来”。

  乡村里逐渐盛行的春晚,激发了更多群众内心的文化需求,更是给他们“上台秀一把”“圆个演员梦”提供了坚实载体,较以往文艺团体下乡送文化,村民被动接受文化服务,举办乡村春晚无疑要实打实得多。在乡村春晚的美好已被更多人接受之时,尽管说乡村春晚成为乡村广袤大地上的新年俗还为时尚早,但这样的愿景,还是值得期待的。

  要让乡村春晚越来越火,要让乡音剧团蹄疾步稳,一方面,相关部门还应持续加大对他们的扶植力度,了解他们内心真正的文化需求,从而“照方抓药”,最大限度地在场地、设备、资金上支持他们;另一方面,文化部门更应在培育乡村文化能人上棋高一着,让他们在剧本创作、内容编排上尽快成为“行家里手”;第三,主办者还要让乡村春晚成为推进移风易俗的有效抓手,乡村春晚由于贴近乡土,能在潜移默化中让群众远离一些陋习,因此,希望更多部门能够利用乡村春晚推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,为乡村振兴奠定良好的思想基础。(樊树林)

  声明:本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四川文明网
责任编辑:杨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