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全县委宣传部 天全县文明办 主办

天全吉祥寺的变迁

  天全县城,曾是天全杨土司的治所,那里还留下诸多关于杨土司的记忆和传说。

  在恢复重建中,天全县城的老街变成了靓丽的新城;新城之后的土司家庙,也在重建后成为了当地的文化阵地。

  5月10日,记者走进天全县城,在关口、家庙与新城中找寻天全杨土司的过往。

  经过灾后恢复重建后的古色古香的木质建筑吉祥寺,记者5月10日摄于天全县

  吉祥寺内《西游记》壁画 ,记者5月10日摄于吉祥寺内

  “新城”老事

  天全杨土司的过往

  天全县城厢镇西城社区,一栋栋高楼整齐排列,条条街道商铺林立……

  “旧城改造后,我们搬进了新房,这里越来越漂亮了。”5月10日上午,天全县城厢镇西城社区重建户杨中富,正在家里忙着打扫卫生。

  杨中富在天全县城西边老街居住了50多年,在恢复重建中“旧城改造”后,他和老街上的居民们都搬进了新居,住进了“新城”。

  “我们的先祖,曾是唐代一位皇帝的护卫……”杨中富自豪地说,在这里居住的很多人,都能讲出有关杨土司的过往。

  天全曾是高、杨土司的封地。天全成为土司封地,源于唐代的“僖宗幸蜀”事件。

  话说公元880年(唐广明元年),黄巢攻占洛阳,直逼唐王朝的都城长安。唐僖宗匆忙带上护卫,历时两月,逃往四川。在唐僖宗的护卫中,“千牛卫”杨端和“禁军军校”高卜锡,功不可没。杨端和高卜锡因护卫皇帝有功,得到了封赏。他们奉命先后率部西进雅州,在天全一带拥兵自重,称雄一方。《雅州府志》记载,“杨氏副招讨世祖杨端以千牛卫扈从僖宗幸蜀,屯于六番招讨司境。昭宗嗣位,命与高氏分土而治。”

  杨端,正是天全杨土司的第一任长官。杨端以现天全城厢、老场和宝兴灵关一带为据点,扩充实力,逐渐控制了今天天全全境和宝兴、芦山、荥经、泸定的一部分地方。

  从此,现在天全县城一带,进入杨端及后代长达800多年的治理时期。

  直到清雍正七年(1729年),天全改土归流设天全州,天全才结束了土司制度。

  杨端,守护着天全。杨端的后代,在天全定居下来,繁衍发展。现在,杨姓人口在天全占着很大的比重。

  像杨中富一样,这些杨姓的人们,都“以杨土司的后代为荣”。

  如今,住在县城西城社区的杨姓后人们,在闲暇之余,还常常谈起那些关于天全杨土司的故事。

  土司家庙

  残存精美雕刻和壁画

  在西城社区后面,一幢古色古香的木质建筑巍然矗立。

  “那就是吉祥寺!”杨中富带着一行人,穿过街道,来到吉祥寺。

  几名施工人员正在修建从西城社区到吉祥寺的阶梯,寺内有几名工人也正在对各个房间进行装饰。

  吉祥寺建在一处高台上,背靠大山。

  寺前有石阶,石阶入口处,有两个残存的石兽。

  “这是石狮。”张敏是天全县文物保护部门工作人员,当天他正在指导施工人员对吉祥寺进行相应的装修。

  大门左右两侧的屋檐下,左右各雕刻了一只动物。两根悬下的木柱上,雕刻着两只狮子口衔彩带,前面是一个圆形的绣球。

  为何雕刻狮子?张敏解释说,中国人历来把狮子视为吉祥之物。在中国众多的园林名胜中,各种造型的狮子随处可见,用狮子以镇宅护卫。

  站在寺内,抬头望屋脊,四座房屋的屋脊上都有“二龙戏珠”的装饰,而由瓦片组成的屋脊边缘自然翘起,形成龙尾形态。在阁楼右侧的屋檐下,呈三角形与悬吊“木灯笼”连接的一块装饰木片上,也有“二龙戏珠”的浮雕。

  穿过院坝,来到寺内正中房屋内,左侧墙壁上有诸多壁画。

  “你看,有唐僧,有孙悟空,还有猪八戒……”张敏拿起相机对壁画进行拍照,将每张放大后,可以清晰地看到写着“战猴王”、“齐天被擒”、“点化白龙”、“接引沙僧”等字样。

  “这是以《西游记》为题材的壁画。”张敏说,原来两侧的石壁上都布满了壁画,《西游记》中唐僧取经的“八十一难”都有绘制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很多壁画已经损坏,现存的壁画仅有20余幅能看得清楚。

  张敏说,《天全县志》记载,吉祥寺在清康熙年间,由天全招讨副司(土司)杨自唐主持修建,距今已有300多年历史。

  吉祥寺,早在1988年就被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张敏说,吉祥寺作为清代木结构建筑,具有较高的地方建筑特色,保留至今,也彰显出当时工匠的技艺精湛,具有独特的文化艺术价值。

  遥望关口

  追忆末代杨土司

  在吉祥寺内,树木苍翠,踏着铺满落叶的院坝,一种苍凉感油然而生。

  吉祥寺的大门处,有一个阁楼。爬上阁楼,透过格子窗,“新城”(西城社区)就在眼下,还可远观天全县城,也可看到右侧的禁门关。

  禁门关,在大岗山与落溪山(悬空山)之间,古称碉门。自古禁门关就有“西南锁匙”之称。禁门关,成为了历代兵家必争之地,也成为历代天全杨土司必然要守住的地方。

  自杨端成为天全土司后,杨端及其后代,就守护着禁门关。

  在杨端及其后代治理天全时,禁门关处,时有战役发生。

  其中,令天全文史研究者津津乐道的就是末代土司杨自唐。

  “杨自唐,是吉祥寺的建造者,也是历史上出名的将军。”张敏说,在相关史料中,杨自唐“猿臂善射,饶胆略,亦通诗文”,是一个有勇有谋的武将。杨自唐的“武功”,也获得了朝廷的嘉奖。据《天全县志》记载,杨自唐从1691年成为天全土司后,屡次以战功取得功名,官至右都督,封荣禄大夫。

  雍正七年(1729年),天全土司改土归流,在天全土司任职38年的杨自唐离开天全,被朝廷安置于江西,并在那里病逝。

  杨自唐离开了天全,他所修建的吉祥寺,却保留了下来。

  传承精神

  曾经辉煌的业余体校

  杨中富曾听说过,他的长辈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曾在吉祥寺上过学。

  到1983年,天全县业余体育学校成立,吉祥寺成了体校的举重训练场地。

  “我还在吉祥寺看过他们练习。”今年40多岁的西城社区居民刘天梅还记得,在她8岁时,天全县选拔举重苗子,刘天梅也前去凑热闹。

  吉祥寺,作为举重训练场地的历史,早已被人淡忘。然而,这里曾有的辉煌,却一直备案在天全县体育部门的卷宗上。

  据天全县体育部门出示的一份历史数据显示,自天全县业余体校成立20年来,先后输送人才100多人,取得了优异成绩。1988年,天全举重班被四川省体委命名为“四川省业余训练先进集体”,先后向国家青年队输送人才3人,省队25人,大专院校2人。

  1992年8月10日,杨存康在郑州举行的全国分龄组举重比赛中,获56公斤级冠军。1995年8月12日,杨存康在张家港市举行的“亚洲青年举重锦标赛”中,获得抓举130公斤、挺举162.5公斤、总成绩292.5公斤三项冠军。

  1997年7月9日,杨存康在扬州举行的“亚洲举重锦标赛”64公斤级比赛中,抓举137.5公斤、挺举165公斤、总成绩302.5公斤的成绩,获得抓举、挺举、总成绩三项冠军。

  1997年10月20日,杨存康在上海举行的“第八届全国运动会举重比赛”中,以抓举140公斤、挺举177.5公斤、总成绩317.5公斤的成绩,获得64公斤级全国冠军。

  2003年8月15日,杨健在什邡举行的全国少年举重锦标赛中获第三名……

  天全县文化人、多年从事县志工作的江汉平惊喜地发现,这些获得举重名次的运动员,都姓杨。

  “杨家的后代,继承着杨自唐的‘武’,传承着那不屈的精神……”江汉平说。

  老庙新用

  新增一处文化阵地

  在恢复重建中,天全县文化部门依托当地历史文化,对吉祥寺进行了整修,将其打造成一个新的文化阵地。

  在此次重建的文物保护中,天全县文化部门在寺内增设了书画院和文学沙龙。张敏说,吉祥寺是天全县规模较大、保存较完好的清代建筑。在吉祥寺内,右侧房屋为红色纪念馆,左侧房屋为天全县书画院,正中的房屋将打造成追忆土司过往的纪念馆,而阁楼则成为天全县文学沙龙。

  书画院内,已经摆放了天全县书画爱好者们的作品,其他各间房屋内,也正在有序地布展中。

  “下个月,布展完成,大家就可以到吉祥寺来参观了。”张敏说,吉祥寺将成为天全县一个新的文化阵地,为广大文学爱好者、文史研究爱好者提供一个学习交流的场所。(记者 黄伟 实习记者 任思瑗)

责任编辑:张文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