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全县委宣传部 天全县文明办 主办

天全县仁义乡再次被省文化厅命名为“四川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

  近日,省文化厅命名了206个“四川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,我市七地入选。作为天全县唯一入选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的仁义乡,因传承多年的山歌被评为山歌之乡,这已是仁义乡第二次被命名为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。

  仁义山歌凭何再当选,又有何特别?

  传唱 历史悠久

  “仁义乡被命名为四川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了。”获悉这一消息的仁义人没有过多惊喜,因为早在2004年,仁义乡就已被省文化厅命名为“四川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了。

  在仁义乡,会唱山歌的老百姓质朴又热情。

  “十八道水弯连弯,源头出自大岗山。回肠九曲绕山转,层层梯田列两边。”说到令仁义人引以为荣的山歌,热情的永兴村村民裴体华立马来上了两句。仁义乡又名十八道水,这里山清水秀,土地肥沃,因境内蜿蜒多姿的“十八道水”而得名。高亢、嘹亮的原生态山歌《十八道水》,不禁让人联想起仁义乡美丽的自然风光。

  今年69岁的裴体华是仁义乡十八道水农民艺术团常务副团长,也是仁义乡里对山歌文化最为了解的人。问及仁义山歌传唱历史,裴体华沉思一番,却答不上来。“这是一辈一辈传唱下来的,具体是何时兴起,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从幼年起,裴体华便浸润在山歌文化中。《好久没到这方来》《这山望见那山高》……数十年前仁义人在田间劳作时哼唱的曲目,时至今日,其悠扬的旋律仍被人们传唱着。

  独特的丘陵地形,赋予了仁义山歌发展的活力。裴体华回忆,年少时,村庄里山歌氛围十分浓厚,两山间干农活的村民除了自唱山歌外,还经常互相对歌,这山唱罢那山和,场面十分热闹。

  传播 现代山歌

  “山歌作为仁义乡的传统艺术瑰宝,应该让更多人听到它的动人旋律。”2001年,在仁义乡党委、政府的支持下,该乡山歌老艺人们组成了“十八道水农民艺术团”,致力于传播、开发山歌文化。

  农闲时节,是农民艺术团成员集中创作和排练节目的时间段。以往的仁义山歌,多以歌颂山水、生活、情感为主;近几年来,该艺术团创作出一批歌颂改革开放、反映新农村变化的现代山歌,被广为传唱。

  “大田栽秧行对行,‘三个代表’学习忙。一心为了抓发展,脱贫致富奔小康。”这首由艺术团农民歌手程培贤创作的《“三个代表”学习忙》传唱度颇高,2002年,程培贤受邀到成都,为来川考察的江泽民同志演唱了这首山歌。

  “改革开放春风暖,十八道水换新天”;“风光为啥这般好,党的雨露来浇灌”;“和谐社会正构建,科学发展谱新篇”;“改革开放就是好,山村变化就是多”……细翻仁义山歌乐谱,这类现代山歌为数不少,艺术团的成员们用质朴的言语,传递出一首首感恩之歌。

  据统计,十八道水农民艺术团现有成员80余人,其中山歌队成员32名,全为当地农民中的音乐和戏曲表演爱好者。截至目前,艺术团共自编山歌110余首,参与演出150场,主要演出地为乡内各村,也经常参加市县大型演出活动及周遍区县的交流演出。

  传承 山歌文化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生活方式的改变,年轻一辈的仁义人接触山歌的机会变少,会唱山歌的人也越来越少。仁义山歌何以为继?重任落在了十八道水农民艺术团的老艺人身上。

  “自艺术团成立后,就在不断地培育中青年演员,现在的队伍力量还在不断壮大。”裴体华说,在艺术团的带动下,当地已有不少年轻人对传统山歌产生浓厚兴趣,自愿加入到山歌队中来。

  今年28岁的溪口村村民唐国丽是艺术团山歌队中的一名年轻团员。因为工作安排,大学毕业后的她留在永兴村任职。永兴村浓厚的山歌氛围,让这个从未接触过山歌的年轻人爱上了这门传统艺术,热爱唱歌的她自愿加入了艺术团。

  “一朵朵花儿开,万朵朵花儿开,杜鹃花开放在二郎山……”随口哼唱起动人旋律,唐国丽说,仁义山歌历史悠久,作为艺术团里的年轻成员,她有义务传承山歌文化,让更多人了解、热爱仁义山歌。

  除培育中青年演员外,艺术团的老艺人们还不定期走进小学校园,利用音乐课的时间教授仁义乡的小学生们唱山歌。“我们希望,利用这种形式让仁义山歌一代一代传承下去,让这门传统艺术一直延续下去。”令裴体华等老艺人感到欣慰的是,经过他们的教授,现在有不少仁义乡的小学生基本掌握了唱山歌的技巧。记者 李丽

  通过创新发展,仁义山歌成为当地广大群众喜闻乐见,并广泛参与的群众文化活动,对当地群众文化生活及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。因此今年,仁义乡再次被省文化厅命名为“四川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。

责任编辑:张文奇